山东聊城行政争议化解“最优解”的探索实践

来源:中国廉政网 发布时间:2024-05-24
分享到:

“单位不认可我的工伤,我该如何维权?”“开车时被扣分罚款,我不服,认为处置程序有问题,该怎么办?”……在山东聊城市、县两级法院立案庭设置的行政复议受理窗口,不时有群众前来咨询工作生活中遇到的法律问题,在认可行政复议可以更为简单高效地主张自身权利后,群众还可以现场申请行政复议。

 01

5月15日,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市人民检察院、市司法局联合召开府院联席行政争议化解工作专题会。会议研究通过了建立行政复议应诉、行政审判及行政检察案件信息常态沟通联络机制;推进全市各级行政争议审前和解中心、行政复议窗口实体化运行;探索推进行政机关具体行政行为自我纠错机制;改革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旁听庭审制度;加强对法院生效裁判文书及复议决定书履行等监督问效;指导跨区划府院联动机制落地落实等10项工作。

近年来,聊城市以行政争议实质性化解为目标,加强行政执法与司法的良性互动,最大力度拓展府院联动化解行政争议“同心圆”半径,不断推进化解工作落地落实,取得了“案结事了、政通人和、取信于民”的良好效果。

跨区域解纷,铺就争议化解“为民路”

4月26日,聊城市跨行政区划府院联动机制第一次协调会议在试点县高唐举行。会上,各县(市、区)分享了本地行政审判、行政复议应诉工作情况,并围绕建立全市范围内的跨行政区划府院联动机制进行深入探讨并交换意见。4月29日,《聊城市跨行政区划府院联动机制实施意见》出台,“总对总”诉调对接、行政规范性文件评估审查、司法建议(复议意见)会商共治、社会治理风险预警防范等14项创新机制令人耳目一新、倍感振奋。

 

“聊城市跨行政区划府院联动机制的启动,是进一步适应行政案件跨行政区划管辖制度改革的务实举措,是府院合力探索社会化、法治化、常态化预防和化解行政争议有效路径的创新实践。”聊城市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杨国强表示。

4月30日,马某申请撤回起诉,高唐县人民法院也随之迎来了全市跨行政区划府院联动机制运行后,异地合力化解的首起行政争议。在马某诉临清市公安局、临清市政府行政拘留及行政复议一案中,高唐县法院以“如我在诉”的同理心,引导原告马某放下思想顾虑,同意法院组织调解;同时,高唐县法院联动临清市政府,共同向原告马某、第三人李某以及被告临清市公安局多方沟通协调,促成马某与李某达成和解协议,马某向李某出具谅解书,李某也向马某出具谅解书,申请撤销对马某的行政拘留处罚或对其的罚款处罚。临清市公安局针对案情已发生重大改变的实际情况,表达了不再执行对马某行政拘留的争议解决方案。三方握手言和,至此,一起因民间纠纷引发的行政治安案件被彻底化解。

“又好又快终结行政争议,离不开引导行政相对人、利害关系人以及行政机关多方进行调解。”高唐县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张士河谈到,“调解需要从法律、人情等各个角度对当事人开展释法说理,经过反复沟通后找到让三方都认可的调解方案。本案的成功化解,正是得益于跨行政区划府院联动搭建的‘总对总’诉调对接平台,让法言法语变换为群众语言,使被动裁判转化为能动解纷,最终取得了多赢共赢效果。”

多触角联动,共绘纠纷调处“同心圆”

5月11日,聊城市、县两级法院立案大厅实现了行政复议受理窗口全覆盖。这既是聊城市加强府院联动的具体实践,也是该市探索建立行政复议先行处理引导机制的重要举措。

 

在该窗口,对于法定复议前置案件,当事人直接起诉的,工作人员在立案登记前向当事人释明现行申请行政复议;对于可以选择行政复议也可以直接起诉的案件,由工作人员进行释明并引导当事人优先选择行政复议;当事人申请行政复议的,工作人员初审并收取行政复议材料后直接转交复议机构,无需当事人再次到复议机构递交材料,实现了起诉、复议两种救济途径“无缝”衔接,在强化行政复议吸纳行政争议的同时,充分减轻了当事人诉累。

5月21日,市民王某向东昌府区人民法院反映市交警支队某直属大队对其因违反交通禁令标志指示而作出的行政处罚不合理,要求立案起诉。东昌府区人民法院立案庭在了解案情后,立即与法院新设立的行政复议受理窗口工作人员沟通,工作人员给王某进行充分释法说理,并告知其如果复议需要向市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提起行政复议。王某在工作人员现场指导下撰写了复议申请书,工作人员随即与市司法局行政复议科负责人梅小勇取得联系,符合复议申请条件,通过网上申请受理了该申请。王某激动地说,“要是法院告知我先去复议,我一定会先去东昌府区申请复议,如果不符合申请条件还得再去市里申请,来来回回多跑三四趟,也会耽误不少时间精力。复议窗口设在法院真是太方便了,全部手续办完仅用了不到三十分钟时间”。

负责人应诉,搭建法治为民“连心桥”

行政应诉工作一直是聊城市法治建设中的一抹亮色。2019年至今,该市行政应诉工作连续名列全省第一,其《创新“1+3”行政应诉模式》被中央依法治国办命名为全国法治建设示范项目。现如今,聊城市以行政机关主要负责人为突破口,激活了应诉“负反馈”效能,倒逼行政机关依法行政能力持续提升,不但推动了法治建设向纵深发展,更是在预防化解风险隐患中筑牢了社会稳定大局。

2023年6月17日,聊城中院二审公开开庭审理聊城某公司诉聊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聊城市人民政府工伤保险资格认定及行政复议一案。聊城市委副书记、市长张百顺作为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出庭应诉,当天化解全部纠纷,成为全省少有的出庭应诉的地市级政府“一把手”。而据统计,聊城市各级行政机关“一把手”出庭应诉占比连续三年超过25%,其中2022年、2023年分别为40.46%、40.94%。

“一把手”出庭应诉带来示范效果,促使聊城市连续58个月保持各级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率100%。让“一把手”出庭应诉不是最终目的,而是倒逼行政机关提升风险排查、纠纷化解和依法行政能力。

在一起某房地产公司诉高唐县人民政府、县综合行政执法局的案件中,高唐县委副书记、县长杨曙光在介入调解时了解到,该房地产公司被行政处罚的行为实际上并没有主观过错,依据《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三条第二款“当事人有证据足以证明没有主观过错的,不予行政处罚”的规定,结合当下优化营商环境、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的大背景,其积极与聊城中院沟通,最终促成该房地产公司与县政府、县综合执法局达成和解。

“从一开始每年被动出庭应诉,到后来庭前充分准备、‘出庭又出声’,再到现在积极参与和引导行政争议实质性化解,我对行政应诉工作的认识有很大的改观。出庭应诉不但能提升个人作为政府法治建设第一责任人的履责能力水平,更是以‘关键少数’的‘头雁效应’激发多元联动解纷的合力。”杨曙光说。

“下一步,聊城市将通过建立健全跨行政区划府院联动机制,探寻行政争议化解‘最优解’,实现优势互补从单向向双向转变、联络联动从应急向常态转变、处置端口从事后救济向事前预防转变,更好地达到良性互动、优势互补、效能叠加的目标,为实现市域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现代化提供聊城实践模式。”杨国强说。(通讯员   秦宝成  刘江  王善鲤  杨洋)

责任编辑:董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