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蔽战线上的无名英雄——记彭湃大南山战友彭松同志

来源:中国廉政网 发布时间:2024-07-02
分享到:

在革命史上,有无数的无名英雄;尤其是隐蔽战线上,无名英雄更甚,彭湃大南山战友的彭松同志便是其中一位。

彭松烈士孙子彭坤金在《东江红色交流会》上发言

1928年2月下旬,彭湃率红军和农民武装攻占惠来县城,一周后,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疯狂反扑,红军和农民武装损失惨重,亟待和党中央取得联系,培养优秀交通员便是其中之一。

此时,“农民运动大王”彭湃同志就躲在潮普惠执委农委王昭海的家里,国民党正四处搜捕,并发出重金悬赏,可以说情况十分危急。在此危急之下,王昭海不由猛然想起一个人,这个人便是原广东省汕头市惠来县华湖镇乡公所鹅地村的彭松同志,今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雷岭镇鹅地村人。

彭松同志,生于1890年,牺牲于1933年;外号“大头松”,身高1.7米左右,前额有点秃。他是鹅地村彭氏宗族的族长,又是一名乡村郎中,最重要的是与惠来县神泉镇伪镇长彭桂荣系堂兄弟,这个伪镇长经营轮船运输公司,业务遍布汕头、广州、香港等地,系惠来城东首富。彭松年轻时曾是轮船上工作过,因此对水路非常熟悉。还有一点就是这个伪镇长的姐夫,系惠来县议长,颇有权势。如果能把彭松同志发展成为地下交通员,那么,从惠来到汕头、到广州乃至到香港的交通线便可迎刃而解!

由于王昭海和彭松同志是亲戚关系,深知彭松同志的为人,决定一搏!

1928年4月的一天,彭松同志和彭湃同志见面了。俩人先是简单地唠了一会家常,接着彭湃同志便开门见山,询问彭松同志是否有加入革命队伍的意愿。由于彭松同志对彭湃的大名早有耳闻,又由于彭松同志和彭湃是宗亲的关系,于是便爽快答应了,从此彭松同志便成为了隐蔽战线的一员。

据彭松同志的孙子彭坤金称,彭松与彭湃相识后,就国民党白色恐怖的情形,彭松同志建议并带引导彭湃躲藏至他们隔壁村的潘岱大洞。其间,其奶奶陈细妹(又名陈顺和)曾多次到潘岱大洞去看望彭湃和他的夫人许冰。据史料记载,彭湃在潘岱大洞潜伏四个月之久,后来该洞也慢慢发展成了红军总部指挥中心,如今潘岱大石洞被命名为“英雄洞”,成了当地有名的红色旅游景点!

彭松同志成了秘密交通员后,他经常深入敌方刺探情报和敌情,然后再汇总转交给彭湃同志。为此,彭松同志还特意购置了一条可供三四人乘坐的小木船,用于侦查敌情和来接送红军领导和红军;不使用,就把小船藏在今华湖镇坪田村小渡口的竹林草丛里。

一天,彭湃同志下山到鹅地村进行演讲,动员革命。彭松同志当即捐出300大洋和十担粮食,并领着两个儿子参加革命。大儿子彭才己,时年18岁,加入赤卫队,多次参加战斗,后被国民党通辑,潜逃到外地好几年,直到国共合作时才回来;二儿子彭才叶,时年16岁,加入红军,系47团号兵,于1934年在普宁县云落的一次战斗中壮烈牺牲,头颅被砍下,悬挂于惠来县城门之上,尸首和尸身至今不知所踪!

1928年冬,中央命令彭湃和许冰夫妻撤离大南山,到上海去开展工作,而大南山完全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处处是关卡,处处是重兵,想要安全离开大南山十分不易。这个时候党组织上便想到了本地人交通员老彭,而老彭也无疑是掩护彭湃和许冰夫妻俩人离开大南山的最隹人选。在彭湃三儿子彭洪之妻陈平主编的《为理想奋斗的彭湃一家》一书说明:……由“逢生”等人护送到海边乘渔船,再转搭轮船赴上海,这里的“逢生”便是彭松!据彭松同志的孙子彭坤金回忆,其祖父从香港、汕头等地运回来的军火、药品都是用油纸包好,挂靠在轮船底下,花重金才偷运回来。其祖父出外执行任务时,一般是三四天,但有一次竟长达四个月之久,其祖母陈细妹以为其祖父被国民党抓捕杀害,终日在家偷偷痛哭,直到一个夜晚,其祖父才匆匆而回,俩人相对无语,而后又抱头痛哭!

1933年农历8月23日,彭松同志从外面执行侦查任务回来,刚走到村囗,就被埋伏在此处的国民党抓捕。彭松同志的孙子彭坤金称,其祖母和大伯父多次向他讲述,其祖父是躲避抓捕时,被国民党兵从后面连开两枪杀害的。然而,由于诸多的历史原因,其祖父的烈士身份一直未被确认。

2024年6月21日,在七一建党节前夕,第二届东江文化交流会在惠来县城举行。参会代表有红军第11军长古大存儿子古延贤、苏维埃政府中央第一任审计委员会主任阮啸仙烈士孙子阮钦彤、普宁农运领袖之一杨石魂后人杨舜彬、广东省老促会会长陈开枝画册主编赵宇、闽粤赣边纵红军长征老红军何浚儿子何延生、粤赣边军政委员会主席罗屏汉烈士孙子罗荣、彭湃革命伴侶许冰的娘家后代许典隆、东江特委政治保卫局长林甦烈士孙子林坚、彭湃老师林晋亭外孙邱汉钦等数十人,参会代表一致认为彭松同志是为革命牺牲的烈士。尤其是普宁市党史研究室原主任,市关工委副主任,普宁市红色文化研究中心秘书长王宋斌称:“彭松同志不仅是革命烈士,而且是大南山革命根据地隐蔽战线的大功臣;彭松同志孙子彭坤金的讲述其爷爷的革命事迹,不仅揭开了是谁掩护彭湃和许冰夫妻离开大南山的谜团,也填补大南山革命根据地在隐蔽战线的空白。

2

《第二届东江红色交流会》全体成员合影

青山有幸埋忠骨,烈士鲜血铸英魂。值此七一建党节之际,让我们向每一个为革命牺牲的烈士致敬!(易树文  黄成莲)

责任编辑:董晨曦